新闻

26年前,小男孩竟然被卖到了乳山南黄镇

字号+ 作者:我爱威海网 来源:威海新闻网 2017-01-11 15:42 我要评论( )

曾女士和周先生相拥而泣。 付玉才 摄 一个是46岁的中年男子,一个是65岁的花甲老妪,一个在四川,一个在 威海 。他们是一对母子,离别26年之久。因人贩子造成的这场骨肉分离的悲剧,在边防民警的热心襄助下,促成了一段令人动容的人间小团圆。 威海晚报记者

曾女士和周先生相拥而泣。 付玉才 摄

    一个是46岁的中年男子,一个是65岁的花甲老妪,一个在四川,一个在威海。他们是一对母子,离别26年之久。因人贩子造成的这场骨肉分离的悲剧,在边防民警的热心襄助下,促成了一段令人动容的“人间小团圆”。

    威海晚报记者 赵树一 通讯员 付玉才

    赶集买棉花 她50元被人拐卖了

    1月8日,在乳山市公安局南黄边防派出所接待室,一名中年男子噗通往地下一跪,搂住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妇人泣不成声地喊道:“我的亲娘嗳……” 母子俩相拥而泣,一旁的民警王志刚也看得心酸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姓周,是老妇人曾女士和第一任丈夫所生,两人原籍四川大竹县。这是母子俩分别26载后的第一次相逢。

    时光回到1991年,具体哪一天曾女士也记不清了,她赶集买棉花,想做床新被,碰上一个自称卖棉花的男子,告诉她“可以在某处买到更好更便宜的棉花”。曾女士没啥文化,又没啥心机,稀里糊涂地跟着“卖棉花”的人走了,同去还有4个当地妇女。

    这名男子其实是一个人贩子,把她们领上了一列火车,一路辗转来到文登。曾女士她们被分成两拨,她被人贩子领到了乳山市南黄镇某村村民李某家里。

    曾女士身躯矮小,再加上没出过远门,一路上晕得死去活来,脸色焦黄。李某的父亲看了,觉得她不好养活,不同意给儿子李某买下做媳妇。李某见了曾女士的惨状,动了恻隐之心,跟人贩子讨价还价,最后以50元成交。

    老伴去世,她孑然一身无依靠

    李某人不错,没嫌弃她,尽力给她养好了身体。到此地步,曾女士也只得“认命”了。

    曾女士挺能吃苦耐劳,渐渐李家人都接受了她,加之老实本分,为人和善,跟街坊邻居处得也不错,没事唠点闲嗑,有事互相帮忙。但大家也不知她的真名,四川方言也不好念,因李某在家中排行第五,大家就叫她“小五”。春去秋来,这一段“随遇而安”的故事,就这样渐渐地在寻常生活里,隐藏了20余年。

    2014年,李某患上食道癌,查出时已是晚期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临终前,他拉着曾女士的手,嘱咐她“要好好生活下去”,而曾女士在被拐来之前已做过节育手术,未和李某生养,如今老伴走了,她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在威海的乡下生活26年之久,曾女士一直属于“黑户”,无法申请低保、参加医保、也不能像其他村民一样享受本村福利,如今老伴去了,生活日渐困顿。与村民聊天时,曾女士说起自己在四川老家还有一个儿子,名字叫周某某,是她跟第一任丈夫生的,但很多年没联系了。

民警帮她找儿子,被误认为骗子

    2016年年底的一天,乳山市公安局南黄边防派出所民警王志刚下村走访,偶然从一些老人那里得知曾女士的事情,就找到曾女士,询问了一些个人情况,记在工作笔记本上面。

    回到派出所后,王志刚通过公安网全国人口管理系统,联系上四川大竹县当地派出所,找到了周先生的联系方式,给他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一头,周先生非常惊讶,甚至以为王志刚是“骗子”,两次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王志刚没放弃,又给周先生打电话,向他表明自己的警察身份,并描述了曾女士的一些情况。电话那头,周先生想起自己的亲妈,当场泪崩。

    几天后,王志刚又回到村里,用手机微信让曾女士和周先生进行视频聊天,周先生因为和母亲分别太久,有些疑心,而曾女士刚看了几眼手机屏幕,就拿着手机泣不成声:“这就是我儿子啊!”

    千里相逢,母子抱头痛哭

    今年1月8日,周先生从打工的地方赶来威海。在他到达之前,曾女士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像往常一样喂鸡、喂狗、收拾房间,把自己的行李包裹也准备出来了。

民警带着曾女士去买新衣服。 付玉才 摄

    26年来,因生活拮据她没有买过几件新衣服,如今和儿子相认,她很想穿一件新衣服,可是没有钱。王志刚不落忍,开车拉她到镇上一家服装超市,给她买了一身新衣服。

    下午1时许,周先生到了乳山市汽车站,王志刚把他接回了南黄镇。在路上,周先生向民警讲述了他的遭遇,他的父亲是曾女士的第一任丈夫,夫妻俩先后生过4个孩子,他是“老幺”,一哥俩姐都是三四岁时夭折,后来父亲也患病去世。他11岁时,曾女士远嫁别处,周先生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曾女士“失踪”那年,周先生20岁。他几乎把县城及周边的山区、村庄都打听遍了,也没找到曾女士的下落。他压根也没想到消失了26年之久的母亲,竟然在千里之遥的乳山,生活了这么多年。

大家在一起拉家常。 付玉才 摄

    在南黄边防派出所的接待室,母子相认,抱头痛哭,互诉衷肠,一旁的边防民警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1月9日,周先生领着母亲到青岛登上开往成都的列车,他要带着母亲回四川老家。虽然生活并不富裕,至今未婚,但对孤身一人、漂泊半生的周先生来说,有老母亲在,他就有了一个家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威海市区竟然刨出个地雷

    威海市区竟然刨出个地雷

    2016-10-09 14:38